“石竹”在中国宠蚁圈里的溯源

福彩快三河南走势图 www.lqlg.net 今天有位朋友问我店里幻灯片中是哪种石竹,

虽然知道他的意思,不过还是解释了半天,

我看过美国小吧主的那篇帖子,写的很认真,详细程度国内首屈一指,

感谢他的无私分享,在这里我也想到一些我的经历,

趁热写到博客上来,一起交流学习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国内蚁圈最早接触这种头宽,体色鲜艳,有收集种子生活在新北界的蚂蚁是在2011年,

那年德国人开始在网店里出售(蚂蚁世界),价格单后一百欧以上,当时有该属的三个种。

最先引进国内的是倚梦轩,之后老杨和其他以上也就有了。

其中流入国内最多的,就是Pogonomyrex barbartus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Pogonomyrex ?作为该属属名,

当时如果在百度上搜索最直接的翻译结果就是 “收获蚁属”

和当时已经流入国内来自轩的红头收获蚁(messor barbarus)和国内自产的针毛/粗面收获蚁(messor aciculatus)是相同的属名。

不过在百科仔细钻研后可以发现发现一些的区别,

Pogonomyrex(西方/美洲收获蚁属)

Messor(地中海收获蚁属)

同时还可以找到另外一种翻译,

因为该属蚂蚁有自种自收植物的行为,所以百科上有翻译为:

Pogonomyrex(农蚁属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轩轩到货后,我们曾经讨论过中文定名的问题,

圈内没有学术界要求的严谨,但是为了和messor区分,

没有直接使用“收获蚁”这个属名。

我建议用“农蚁属”作为店里的宝贝名称,

轩轩觉得很土,就用了“美洲收获蚁”

这就是国内宠蚁圈对Pogonomyrex最早的中文属译名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Pogonomyrex barbartus 直到现在,都是国内Pogonomyrex属流入最多,最畅销,最受欢迎的一种。

它的种名起源,我没有参与,印象中最多的是老杨店里的种名为“石竹”

和属名加在一起就是“石竹美洲收获蚁”

石竹这个中文译名出自谁手无法考证,

但是可以推论其来源。

 

百度翻译可查barbatus 为石竹,

另外搜索barbatus可以找到某种植物的种名。

 

这里可以推论得出,国内第一位种名翻译者参考了直译名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说道这里,大家可以看到,“石竹”一词是对Pogonomyrex barbartus 的种名barbatus直译,

并非属名。

小吧主意在强调区别两种有收获习性的属的区别,

意图传达给蚁友们更多的理论知识,

但是使用“石竹”这一广为人知的一种农蚁属内的种名作为属名实属草率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这里没有拆台指责的意思,

小吧主的帖子也让我学习了很多,

当时虽然看着很别扭,但也没有发帖纠正,

倒是看到了有老蚁友提出了质疑,

其实大家都可以理解,先接触到了有了思维定势,变化后会觉得很别扭。

现在一些新人朋友心里可能已经默认了“石竹属”这种称呼吧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写这篇文章的原因并不是以修正还原为目的的,

宠蚁圈主要的还是体会养蚁的快乐,而不是学术界一丝不苟毫无差错的成就感。

我写这个的目的还是让蚁友知道的更详细一些,

在我说石竹农蚁时,可以省去一遍一遍解释的时间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很多外国蚁的定名都受到市场因素控制,

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

2010年倚梦轩引进Messor barbarus时定名为红头收获蚁,

后来森林蚂蚁的店里有了该蚁,并以原生收获蚁定名,且销量更好,

流传面更广,逐渐取代了红头收获蚁的命名。

所以至今messor barbarus 都被叫做原生了。

后来森林公布了更加权威的以国内蚁学专家周善义教授定名的“芭芭拉收获蚁”来纠正也没有成功。

真是气死学术界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同时,我所称呼的石竹农蚁,

在国内的学术论文里,被称为“红收获蚁”(并不确定是首次命名)

养蚁的朋友看到这个是否也会很郁闷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就写到这里,

有机会我会再谈谈我心中,蚂蚁在“宠物”和“学术”两界的理解和意义。

再有时间写一些石竹农蚁(Pogonomyrex batbauts)的饲养心得。



16 Responses to “石竹”在中国宠蚁圈里的溯源

  1. 看到你终于又开始更新,高兴得都快哭了
    蚂蚁名字的使用确实非?;炻?,其实根源还是在学术界,他们没有统一的命名规则、译名规则和使用规则 。 我搜集的论文中近些年还是有很多粗面收获、鼎突多刺等名称。周教授对原生收获的音译名不知有没有依据,但就翻译来说音译和意译都是允许的,而学术性的一般还是以意译为多(尤其以原命名者的起名意思为主),这样能更多体现命名者对此物种特点的标识。日本弓背通常不会被翻译成脚盆弓背

  2. 始终是一个探索的过程,不断接受新的思想观念,新的入手角度,才能丰富自己的眼界,蚂蚁被商业化运作方式产生的有趣现象~没有对错,只是角度不同~

  3. 啊,梦露老哥你要哭了就白哭了,我更了一篇就跑了,现在有马上就有新鲜血液进来了,感觉咱们老帮菜已经不行啦。非常感谢你!也在等你的成果发表呀!

  4. 这两年我又去玩别的东西,比如水草、多肉、弹弓吹箭什么的,只是偶尔去看看蚂蚁贴文,自己是写不出新东西啦。再加上今年工作调整,每天时间都被限制死,也实在没时间玩。。。